「花之行旅」─ 趙秀煥特展 | 乙皮畫廊 iP Art Gallery
2366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2366,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vertical_menu_enabled,qode-theme-ver-6.1,wpb-js-composer js-comp-ver-4.3.5,vc_responsive

「花之行旅」─ 趙秀煥特展

「花之行旅」─ 趙秀煥特展

參展藝術家

趙秀煥

開放時間

14:00-21:00 (周一公休)

開幕茶會

2016.05.14(六) 14:00

展期

2016.05.11(三)~2016.06.12 (日)

主 辦 單 位

社團法人花蓮縣心關係藝術生活展望會

地點

乙皮畫廊  (花蓮市中華路144號23棟A館)

     花香遠益清,之名趙芳砌。行踏至乙皮,旅游冶沉馨。

由趙老師超越現實的花鳥繪畫藝術,若似桃花源的孤高清遠,襯托花蓮、芳馨幽遠、相輔相成,薈萃於乙皮畫廊展開一場“花之行旅”。

“花之行旅”將於2016年5月14日在乙皮畫廊開幕。此次展覽中將展出趙秀焕的多幅繪畫作品。我們將通過陸潔民老師的文章,來了解趙老師一生對繪畫創作的追求。

(以下出自陸潔民老師)

根據我現在的這種體悟跟演講當中,經常用的就是觀察當代藝術的時候,必須要從四個方向去了解藝術家的創作:鮮明獨特的風格、難以取代的技法、超越現實的追求、審美高度的涵養。那我們可以從這四個條件來看趙老師對繪畫創作的表現。

第一、鮮明獨特的風格:趙秀煥老師畫的是工筆花鳥,和宋徽宗一樣就是畫工筆花鳥。但是我們一直強調水墨和書畫在中國美術史的發展當中是與西洋美術史中不斷的創新、不斷推翻前面流派,有著不同的發展脈絡。中國美術史的發展有個重點,是「創新不離開傳統」。明四家有沒有推翻宋代八大家的風格?沒有。張大千有沒有推翻石濤的做法?沒有。所以歷代中國美術史的發展,都是從傳統的基礎上邁開步伐。也就是說你在創新的時候,必須要有一定的傳統基礎才能再比古人多走一步。所以趙老師承襲的是宋代的花鳥畫技法,但是走出花鳥畫新紀元,這個新紀元就是趙秀煥的工筆花鳥繪畫藝術。那我們來看趙秀煥的工筆花鳥跟宋代一直傳承的工筆花鳥有什麼不同?因為宋代花鳥一直到明清花鳥,都是勾線填花、空線平塗、三礬九染,把它畫得非常精細唯美。但是趙老師的風格是內斂暗沉的,在她的畫作當中傳達出有一絲深沉古意盎然跟一種偏暗唯美的女性色調。裡面其實有她生活上的掙扎、哀傷、挫折成就她出自潛意識的創作養分。而她的心情與感受,潛意識的流露出她內心的那種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出自靈魂的能量。而我曾經感嘆,一直到我對古玉的研究感興趣之後,我才了解趙老師對於美的追求,她的眼睛與常人不同,她不太喜歡看非常明亮的色彩,反而喜歡看一種歷經歲月風霜、斑剝深沉厚重、帶有一些經歷造成的自然皮殼包漿,還有一些坎坷受沁的多層次色彩變化,她會花很大的功夫去營造出如同古玉般的、複雜深層的色調,那種調子在她認為是舒服的、是耐看的、是令她滿意的。她曾告訴我:「是畫亮容易?還是畫暗容易?中國的詩詞當中,對於『雲遮月,霧中觀花』的道理,你懂嗎?亮不亮、暗不暗,不是問題,問題是美不美、耐看不耐看。」她說:「響亮的不是顏色、而是調子!」所以我這個雷達電子工程師在她的調教之下,開始接觸中國文化。後來發現中國文化當中最精彩的,都是有一些悲劇穿雜當中。連戲曲都一樣,悲到最高點、心中有四郎。哪一個情節,沒有一些刻骨銘心的哀傷在裡面呢?「所以響亮的不是顏色、而是調子。」這個跟古音樂是一樣的道理,那個旋律吸引人是出自於藝術家感情深處,而那個旋律不是刻意做得出來的。所以鮮明獨特的風格,可以說是趙老師繪畫風格的整體表現:藉工筆花鳥這個技法,表現出她當下面對人生的體悟展現出自於靈魂的能量,表現了她自然流露、看得順眼滿意的情感旋律。

第二、難以取代的技法:趙老師幾乎畫了一輩子的畫,她拿筆的手指已經變形,從美院附中到北京畫院,持續寫生畫到現在,不斷的寫生是她創作的來源。因為她知道工筆花鳥不能ㄧ直照著前人的稿子畫,必須要能夠創作出新的畫稿。所以創新還是得脫胎於傳統的範疇,而唯一的方法就是走進大自然,面對大自然的花草,提煉自己寫生的能力。在寫生的過程中,讓大自然的精華,經過藝術家多年的鍛煉,呈現在她的寫生稿當中,把寫生的構圖安排得恰到好處。拿著寫生稿回到工作室,再次調整之後上正稿。用勾線筆勾勒外輪廓線,等於是確定了這張創作的正稿,然後再以平塗分染、經過三礬九染等工筆技法打底之後。加上後來她自己研究調配的顏料變化,調整出她想要表現的色彩旋律。但困難的是,她不願意讓那些礦物顏料飄浮在絹和紙上。所以當她完成技法步驟之後,都會把表面的顏色洗掉。那麼吃進紙中或絹絲中的顏料保留下來,形成一種就像玉一般的透明度。然後把該亮的地方提亮了,該暗的地方壓暗了,做整體畫面的調整。這個繁瑣的過程難道不是令人佩服的難以取代的技法嗎?

第三、超越現實的追求:她就是不想重現大自然的景像。所以當你站在趙秀煥作品前面的時候,會發現似乎不是我們在人間現實中看到的花鳥,而是一種超出現實的環境,有如阿凡達般的另一個世界。猶如趙秀煥帶領我們逃脫開現在紛亂的世間,進入烏托邦、桃花源的環境當中。那個烏托邦、桃花源是唯美純淨的、是充滿感動的精神家園。人生並不是簡單而快樂的,人生是不斷攀登高處的一種體驗的過程。人生越是經歷痛苦挫折的人,越能夠領悟提升、調整自己個性的高度。所以超越現實的追求,就是趙老師潛意識裡不斷追求美的高度的結果。要不然她大可畫一個明亮的、清晰的、討喜的,但是她不願那樣做。她選擇在心裡深處,在雲端高處,達到超越現實的境界。那裡面夾雜著神秘唯美加上淡淡的憂傷,這就是超越現實的追求。而這種感覺需要ㄧ段漫長的時間體會和瞭解。

第四、審美高度的涵養:有寓意於物的潛意識發揮、超越現實的追求、創造出鮮明獨特的風格、又具備難以取代的技法。但缺少了高度審美的涵養,如何能讓懂畫的高超鑑賞家,看到趙老師陽春白雪般的高度藝術性創作呢?所以雲端鴻雁,是她自己勉勵自己,不能妥協市場,被市場的金錢誘惑,去畫那些討好別人的畫。她一直堅持不畫討好市場,堅持著她那種淡淡憂傷而神秘的美,是自信讓她堅持不變。而這堅持不變的高度,是讓我們佩服的。所以這個審美高度的涵養,除了長時間的鍛煉外,還是要有與身俱來一定程度的理解,加上後天不斷的挖掘而產生出來的。

了解趙老師的藝術創作後,對我自己的人生也有所調整。理解藝術家的創作,可以改變自己的個性,提升對美的看法。這時候我發現,自己人生的痛苦、折磨、挫折、哀傷,轉變了提升自己高度的鞭策,又是變成自己人生調節個性的養分,成為更瞭解人生方向的人,去尋找心中的桃花源,就是宗白華的美學散步中說的精神家園。要往精神家園走,生活是要與眾不同,是要有點講究的,有一定的體驗,可以幫助你了解人生的意義。我們觀察、欣賞並且了解藝術家的畫,會像鏡子般照見我們自己而做更深的反省。我們一進入社會,都喜歡亮麗、乍眼看起來很炫、很漂亮的東西。但絢爛之極歸於平淡,到最後發現最耐人尋味,是那眼神帶點哀傷的、平凡卻有著不平凡氣質的普通女孩。兩年前是訴說趙老師改變我命運的感激,現在是要訴說我自己受到趙老師畫的提升。勉勵自己做雲端鴻雁,希望在場的貴賓們也能體會這一點,朝著精神家園往前走,讓審美提升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