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水域劉曉蕙創作展 | 乙皮畫廊 iP Art Gallery
1337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1337,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vertical_menu_enabled,qode-theme-ver-6.1,wpb-js-composer js-comp-ver-4.3.5,vc_responsive

【展覽】水域劉曉蕙創作展

【展覽】水域劉曉蕙創作展

展覽期間

2010.05.15 ~ 06.20 (每周一~日10:00~18:30)

開幕茶會

2010.05.15 pm2:00

展覽地點

心關係工坊‧花蓮市林森路210-2號

聯絡方式

03-8334545 聯絡人:小貞

E-mail

space.east@gmail.com

活動網址

http://space-east.blogspot.com/

展覽介紹

文:孟威

獸骨/空巢/盛開到凋謝的花朵/死去昆蟲之軀殼/枯木/無土的水仙/破損的磁質白鴿/脫水的花瓣/無維度之沼澤/煙/被海浪吞食的鹽

人面對死亡、消逝的問題時,通常採取的態度是遮蔽它,小時候當有送葬行列經過,祖母就會用手蒙住我的眼睛,就像死亡不存在一樣。另一種態度是看著它,時時刻刻把生死問題放在心裏,就像我們明天就會死去一樣。無疑劉曉蕙所採取的態度是後者,她蒐集各式生物的骨骸,洗淨、分類、加工成為立體作品或描繪它於平面作品中,不斷提醒自己也告訴別人:

生命的花開了,死亡無處遁逃。

2001年她一系列風景作品色彩混濁凝重,山巒有如被岩漿覆蓋;觀者不禁會聯想這些作品的作者是否遭逢家庭劇變還是身體罹患不治之症。2003年左右炭筆作品主題是無人的沼澤生長著白色的海芋或漂浮著白淨的牛頭骨,作者的魂魄已不在紅塵時空之內而是悠游於太虛之中。2005年之後作品數量遽降一年只有兩三幅,製作過程緩慢注重細節再三琢磨不知所終,繪畫之於她已不再是創作表現,而像是在生命餘光中不自主慣性過程。2009年她的畫中已不再有色彩與明暗,只剩髮絲般的線條,完全是禁慾的。

以十年的時間作一項生死觀的修練,劉曉蕙是做得非常徹底的,最後她將自己活埋了,個人之慾望失落,只做簡單的營生維持個人生計。但是當溫熱的血液仍在身體中流動,肉身自有它強大的欲求彷彿獨立之個體,於是劉曉蕙仍然不間斷地創作,雖然她所傳達的信息是一切的努力都是虛耗的。當你面對面她的作品時,彷彿她在你的耳朵旁輕輕告訴你:我們都死去,萬物終將消逝……

創作論述

創作者:劉曉蕙(住大山)

物之華

打包一個時空,專注地描繪花束和昆蟲,爾時,我的世界融化在它們的形象中,但難道除了形象沒有其他?

意識消散在凝視的眼神,在筆尖出走的密密麻麻的黑線,物件在眼神來來回回地間波動,逐漸,物體長養出自信爬滿畫布,生長出它們該像的樣子。

凝視的姿勢 ,是在不確定地描繪和顫抖中表達和行進,我試著將這些感覺作為編織的經緯線,支架出一段時空包裹呈現予你,以完成我生命中窒礙難行卻又饒富耐性這回事。

      〈沼澤白鴿〉2005年/炭筆、鉛筆、粉彩、紙本

【回響】劉曉蕙《水域》創作展觀後感

文:子恒

了父親之外,曉蕙大概是我「認識」的第一位畫家。所謂的「認識」是,不只認識作品,也認識藝術家本人,而且稍有多一點接觸的。這讓我在看曉蕙的展覽時,有了很不一樣的觀展經驗。在東海岸文教基金會的二樓,那個純白清潔的空間裡,看著牆上同樣純白清潔的畫作,我心裡浮起了疑問︰為什麼曉蕙的畫,與我認識的她,感覺不同呢?

人說「畫如其人」,像父親的畫就與他的個性精準地吻合,但表面上看來開朗明亮的曉蕙的作品,卻有著冷靜旁觀的氣質,或甚至有點憂鬱、有點壓抑、有點不安。曉蕙的畫,有點「畫非如其人」。

如果記者看到這裡,一定會下一個結論︰「子恒批曉蕙表裡不一!」

別這樣,我還沒講完!

或許其實我並沒有真的很認識曉蕙,也或許我只是一廂情願地覺得我吃過她家出品的麵包、看過她的繪本、跟她聊過一兩次天就算是認識她了。也或許她的裡面其實還存在另一個她,在思考著大自然與她之間的關係。如同網頁上的介紹,她確實是在思考著「死亡」。她以非常細微的筆觸,畫出不知花了多少的時間觀察的一株植物,那株植物沒有背景、沒有土,彷彿飄著,彷彿植物也有靈魂,彷彿是植物的鬼!水域裡的海芋、沼澤裡的白鴿,都是純潔與汙濁的對比,但那汙濁看似死亡的象徵,實際上蘊藏著無限生機。

印度文化中重要的濕婆神,掌管著「破壞」,是世界各大文明的神話裡,少見的概念。基督文明歌頌上帝創造世界,唯一的毀滅就發生在線性史觀的盡頭;佛教的觀念是輪迴,並不特別強調毀滅的力量。印度文化在某一個時期卻非常崇拜破壞神︰濕婆,但濕婆崇拜的概念並不是膚淺地「在非常的破壞之後才能有非常的建設」,事實上破壞的本身就是生命的來源。沒有死亡,如何有新的物質、新的能量、新的空間來讓新的生命萌芽?

其實大自然並不想讓任何事物長久地存在著,不論是在什麼尺度之下,萬物必有毀滅的一天。萬物都懂,只有人類不懂⋯

曉蕙的一個作品中,淺木盒裡擺放了彌猴頭骨、不知名哺乳動物的第二節頸椎、吉丁蟲屍、象鼻蟲屍、乾枯的花屍⋯等等;另一作品為山羌的頭骨包上彩色的花布,是否也在歌頌著濕婆的力量,歌頌著死亡之美呢 ?

展覽經歷

1994 攝影裝置【上帝揀選的子民】、【行動】,花蓮天空畫室
1995 裝置【童年往事】系列,花蓮天空畫室
1997 裝置【歷史絞刑】、【紅溫度】,花蓮七星潭中華汽車廠房內。
1999 裝置【綠十字】,花蓮林田山廢戲院
2000 發表環境裝置【火河】、【炙】、【咬地機】,花蓮七星潭
裝置【虛境】、【上牆】,花蓮松園別館
【之間】舞台裝置,台北皇冠藝術節
【正在發生的事】,台北華山驅動城市2000
2003 環境裝置【海火線】、【翅膀】第一屆洄瀾國際創作營,花蓮松園別館
2009 大山野果紅聯展【物之華】,花蓮東海岸文教基金會,心關係工坊
2010 劉曉蕙創作展【水域】,花蓮東海岸文教基金會,心關係工坊

※全文原載於東海岸文教基金會‧心關係工坊